菜单

批发价仅为二〇一八年同不时间1,农户倒在黎明(Liu Wei)前

2019年10月13日 - www.cabet799.com

转播到腾讯微博
统计数据显示,北京大蒜价格涨跌一般以4年为一个周期。本报记者王磊摄
蒜季来,蒜计去,蒜价跌向谷底。来自新发地市场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大蒜批发价为1元/斤左右,仅为去年同期批发价的1/6。
新发地市场最大的大蒜批发商马兆红预言,今年大蒜价格还会继续跌,“9月份以前天气热,大蒜必须往外卖,不卖就长芽子,就坏了。9月份以后才有可能储存起来。”
丰收年蒜价跌
7月1日上午10点,一场大雨过后,新发地市场清静不少。大蒜交易区内,少了往日的热闹繁忙。
几名大蒜批发商坐在货车厢内的大蒜堆里,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顺便躲避零星的雨点。
40出头的马兆红来自全国最大的大蒜交易集散地——山东金乡,新发地市场大蒜日交易量约为200吨,其中马家就占70吨,他是这个市场公认的第一号大蒜批发商。
每年六七月,正是新蒜上市、陈蒜退市的季节,大批新蒜集中采购,“现在本来应该是旺季,但是大蒜销售量却下来了。”马兆红说,原来每天能卖四五车大蒜,百十来吨,现在一天最多能卖三车,70吨。
与销量的下降幅度相比,今年大蒜价格更是跌势惊人。据马兆红介绍,在山东金乡,现在的大蒜收购价是0.9元/斤,而在去年同期,大蒜收购价曾攀升至5块多钱,“蒜农肯定是赔钱。”
“去年我们去金乡收不上来蒜,当地经销商手里都没货,只好跑到蒜农地里去收,而且价钱天天涨。今年全反过来了,蒜价天天跌,到了金乡到处都是车,到处都是蒜。”马兆红说,最近每次去收蒜都不敢多收,因为过几天蒜价又跌了,批发这边就得亏。
2010年,马家靠批发大蒜收入过百万,他说,今年要赔几十万元。
批发商们认为,造成今年大蒜便宜的根本原因是大蒜丰收了。
新发地市场商户丁书宽也是山东金乡人,与马兆红不同的是,他卖的大蒜都是自己家里种的,“去年种了5亩大蒜卖得特好,今年就把10亩地都种了大蒜。”丁书宽说,以目前的蒜价来看,一亩地得赔2000元,10亩地就是两万多元。他们家不算种植大户,赔得算少的。
蒜农囤积惜售
和丁书宽一样陷入“大小年”怪圈的还有王镇东,他是山东金乡几十万名蒜农中的普通一员,今年他家8亩地全部种了大蒜,丰收使得王镇东家里堆积了10多吨大蒜,“太便宜了,实在舍不得卖。”王镇东在等待,希望蒜价能有所转机。
“但是最多也就能放一个月,搁不住。”王镇东说,家里的大蒜一个月后不管贵贱都必须卖。王镇东很不解,今年是最近十多年以来大蒜最丰收的一年,“大蒜质量好,皮厚,个头大,无可挑剔,可就是没人买。”
在长途电话那头,这名山东汉子反问记者:“你说我这大蒜还搁家里吗?是不是还要跌?”看不清未来的蒜农,只能等待着一个未知的结果。
据了解,全国大蒜主产地都出现了囤积惜售的现象,由于新蒜价格过低,很多蒜农将大蒜堆积家中,不急着出售。他们盼着大蒜价格上涨后,再择机出售。
已经做了十几年大蒜批发生意的马兆红却对今年的蒜价没有信心,他说,现在还没到大蒜最贱的时候,跌势预计还要维持两三个月。马兆红认为,蒜农囤积惜售前途难料,一旦蒜农集中不出货,蒜价可能会出现短暂反弹。但由于季节因素,目前大蒜根本存不住,一个月内大家都要集中出货,到时可能跌得更惨。
“我们一般从九月份开始储货,囤一部分大蒜留着今年冬天和明年卖,这就是大家常说的陈蒜。”马兆红说,蒜价有可能在九月份迎来一个转机停止下跌,“但也只是有这种可能性,市场谁也说不好。”
中国农产品市场协会会长、新发地市场董事长张玉玺则认为,今年蒜价走势已定型,到明年四五月份都不会走高,“毫无疑问,今年是大蒜价格大贱的一年。”
信息不对称致暴涨暴跌
市农委流通处处长任荣认为,造成农产品价格暴涨暴跌的主要原因是信息不对称,这种信息不对称既有产地和产地之间的,也有农民和市场之间的,是多个方向的信息不对称。任荣举例说,山东的蒜农可能知道身边的人种了多少大蒜,但是不知道全国各地都种了大量的蒜。信息不对称导致了农民的被动。任荣表示,实施规模化生产经营,应该是未来农业的走势。比如采取合作社联盟等形式。
中国农科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王济民与任荣的看法不谋而合。王济民认为,造成蒜价暴涨暴跌等周期性怪圈的主要原因是信息不公开,地方政府或者农业主管部门应尽量将价格变化、生产、消费等信息及时发布,确保让农民全面了解情况,提高农民素质,让农民懂得利用这些信息。
中国农产品市场协会会长、新发地董事长张玉玺对此亦深有感触,他回忆说,2008年,山东金乡蒜价特别低,“有人给我们市场打来电话,说你们来拉大蒜吧,白拉。我们过去拉回来了,往外批发价一毛八,还不够运费,蒜农更是血本无归。”
“蒜农连续三年赔钱,谁都不敢种了,全年全国大蒜种植面积降到五百万亩,不到此前的一半,结果是蒜价暴涨。今年种植面积恢复了,大蒜丰收了,供需矛盾又出现问题了。”张玉玺说,除了信息不对称,靠天吃饭也是导致农产品价格涨跌的重要原因,比如去年绿豆贵,主要是东北三省的绿豆因干旱绝收,造成供需矛盾。
农业生产应增加计划性
针对农产品价格的周期性怪圈和频发的“蒜贱伤农”,新发地市场董事长张玉玺认为,在生产环节,政府应该增加计划性。目前中国的农业主要还是小规模生产,农民今年种什么如同炒股一样,就看价格,一旦大蒜价高,农民都去种大蒜,一旦价低农民就少种。这种政府不干涉的结果,造成了越来越多的“蒜贱伤农”现象。
张玉玺认为,必须要在现有的市场经济中“掺点计划”。他建议,政府应该考虑采取农业合作社或者合作组织的形式,进行农业生产。“应该有个专业的政府部门,提前统计出中国全年到底需要多少大蒜,种多少亩大蒜合适,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数字统计。我们不能老让蒜价像过山车一样,一会儿高一会儿低,伤害的是农民的利益。”
针对目前大蒜的跌势,王济民研究员则建议,政府应该考虑介入流通环节,比如实施政府购买、储备大蒜,或者采取农超对接等形式,集中采购,以最大程度减轻农民的损失。
蒜价暴涨暴跌4年一个周期
据双桥市场统计人员童伟分析,2009年至2010年,蒜价一直处在高位运行,导致菜农盲目扩大种植规模,最终使得今年成为大蒜上市的“大年”。
来自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大蒜种植面积比2010年增加20%,仅在山东金乡一县,大蒜收获面积就达到69.58万亩,比去年增加14.7万亩,增长26.78%,单产则增长47.6%,创历史最高水平。大蒜丰收导致市场供过于求,蒜价暴跌。
来自山东金乡的大蒜销售价格统计数据显示,2006年、2007年,当地大蒜收购价大涨,最高达到2.8元/斤。此后的2008年,蒜价跌入谷底,最低每斤只卖四分钱。2009年、2010年,蒜价再次上扬。今年以来,蒜价持续走低。
和山东金乡的大蒜收购价格曲线相吻合,新发地市场的大蒜批发价也呈现出同样的变化曲线,2005年以来,蒜价大约以4年为一个波动周期,犹如坐过山车一样,先是暴涨两年,再暴跌两年,依次循环往复。
一份来自专业机构的监测数据显示,在所有农产品中,大蒜、生姜、土豆连续多年来的价格变化都呈现一种暴涨暴跌式的波浪形怪圈。

讯农产品暴涨暴跌,对于农户来讲无异于由地狱到天堂,煎熬难耐,也并非每个环节都能受益,最后一环的消费者要对整个链条付出高价。

有如过山车般暴跌急涨的,仅仅勒住农产品链条每一环,也牵动着农户与批发商的每一根神经。

近日,仿佛一夜之间,“蒜你狠”卷土重来,零售价有的已达到8元/斤,鸡蛋价格则从3.5元/斤一跃至5元/斤甚至更高,变身“金蛋”。

“鸡蛋价格涨得这么快,真是出乎意料。”近期去菜市场买鸡蛋的人都难免发出如此感叹。

6月5日,北京市场上鸡蛋的价格出现了少许回落。据21世纪网实地调查,新发地市场褐皮鸡蛋的批发价已经下降到了4.2元/斤左右。

而大蒜的高价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大蒜价格会持续一段时间,不会很快下降。”北京新发地一位来自山东的批发商称。

农产品暴涨暴跌,对于农户来讲无异于由地狱到天堂,煎熬难耐。并非每个环节都能够受益,最后一环的消费者要对整个链条付出高价。物价因供需而变化原本正常,但暴涨暴跌的背后,是蝴蝶效应的弥漫,也是农户摸黑走路全凭运气的无奈。

涨价潮背后的蝴蝶效应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农产品暴涨暴跌背后,蝴蝶效应屡次出现。而且,由于信息的不对称,这种效应总是在无形中被放大。

据北京新发地的数据显示,鸡蛋批发价格在5月下旬价格突变。4月份鸡蛋的批发价格围绕3.24元/斤波动,5月初的批发价格是3.24元/斤,5月21日的价格也是3.24元/斤,上中旬的价格就在这个价格之间小幅波动,运行比较平稳。

但是,5月21日以后,鸡蛋价格出现突变,到5月末的批发价格上涨到4.15元/斤,10天的之内价格上涨28.09%。全月的最低价是3.17元/斤,全月的最高价是4.15元/斤上涨28.09%,最高价比最低价高出30.91%。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鸡蛋价格暴涨?谁是那只造成鸡蛋暴涨的蝴蝶?

据21世纪网了解,鸡蛋价格暴涨的原因是南方瘟疫造成南方市场的供求出现不平衡,对北方鸡蛋的需求量增加。部分南方客商到北方鸡蛋主产区愿意出高价收购鸡蛋,而北方上半年鸡蛋价格一直位于较低水平,不少养鸡场在此阶段杀掉产蛋鸡,鸡蛋数量也不多,进一步推高了鸡蛋价格。

而南方市场供与求到底有多少落差,没有人清楚。

大蒜也是如此。新发地网的蔬菜价格显示,6月5日,大蒜批发最低价为4.1元、最高价为4.3元。根据新发地对大蒜近日的价格走势数据来看,在5月18日,大蒜的批发价仅为2.27元,仅两周时间,大蒜批发价就翻了一倍。

对于蒜价价格上涨的原因,批发商普遍说是种植面积减少,且气候原因导致减产。不过大蒜的产地分布在山东、河北和河南等地,具体减产多少官方并未公布数据。只是忽然间,这些没有量化的传闻便使大蒜价格有了飞涨的理由。

针对大蒜价格的暴涨暴跌,业内一位对农产品颇有研究的分析人士认为,我国大蒜的产地较为集中,这些地区对大蒜价格涨跌的信息发布将极可能影响全国的大蒜结果,这也是大蒜容易出现暴涨暴跌的原因。另外,现在市场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信息,比如说气候不好、大蒜减产,比如说供给减少,需求上涨。但是这些信息的真实程度如何,不好把握。

鸡蛋价格如此大的飞跃,但是鸡蛋批发商并未有太多喜色。“鸡蛋的批发价格虽然涨了,但是我们从蛋农那里拿货的价格也会上涨,每斤的利润也就两毛钱。”一位批发商称。

同时,这位批发商表示,鸡蛋的保质期并不长,批发商不会在鸡蛋涨价前就囤货,所以并未能从这波涨价潮中获益。

www.cabet799.com,同时,据21世纪网了解,蛋农也并未真正能够从涨价中获利。21世纪网在北京新发地市场采访时,有鸡蛋的批发商表示,蛋农的日子在前段时间非常艰难,叫苦不迭:“价格低到不行了,4块左右才能有赚,而前段时间时间鸡蛋的卖价都低到3块5,低到上吊。”

此批发商告诉21世纪网,他们从河北、山东、辽宁等地进货,前段时间听说辽宁开养鸡场的一对夫妻因为鸡蛋价格过低而自杀。

“鸡蛋产地辽宁丹东的一对夫妇,开着养鸡场,自己投入资金几十万元,向银行贷款110多万,总共的投入约200万元,这么大的投入成本,饲料供着,鸡蛋越卖越亏钱,你说能承受得起吗?”

而前一段时间鸡蛋价格奇低,甚至低到了成本以下,这对夫妻不堪压力而上吊自杀。

同时,据媒体报道,全国蛋鸡养殖大县湖北浠水也出现蛋农自杀的情况。一名当地不愿透露姓名的养鸡厂负责人称,有养鸡户自杀,与大量投入钱之后蛋价太低,加上与疫情等因素有关,更主要原因是“想不开”。

蒜农的情况也并不乐观,同样在蒜价的暴涨暴跌中受伤。据河北一位批发商所讲,他批发大蒜的价格为3元/斤,而进货价是2.4—2.5元/斤。在两年前,也就是2010年,批发商从当地农民那收购大蒜的价格为0.4元/斤,在去年这个价格为0.8元/斤,而在今年这个价格翻了三倍。

“但是去年不少蒜农减少了种植面积,即使今年价格高也是少数人受益。”上述批发商称。

同样,批发商也认为没有从蒜价上涨中获取最大利润。一位从山东收购大蒜的批发商表示,他所批发的新蒜不同品种批发价在3.5-3.8元/斤之间,从农户那收购的价格大概为3元/斤左右。

此批发商说:“销量好的话,一上午能走一车货,但这个不好说。”而根据批发商所指的货车来看,载重量为36吨。

如此来看,假设批发商批发一斤大蒜盈利0.5元/斤,按照每车36吨来算,也就是72000斤,那么批发商销售一货车大蒜的盈利为3.6万元,在这3.6万中,批发商需要交给新发地农产品市场进出两次的费用800—1000元,以及支付从外地进京的路费。

如此看来,批发商的生意确实不错。但是此批发商称:“同以往年头相比我们也没赚什么钱,蒜价卖价高,我们进货价也高。今年人工贵,我们收购来的蒜还得再加工,利润与往年并无太大差别。”

本网刊登此类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农业市场新闻及农产品资讯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农业投资建议,农业投资者据此操纵,风险自担。

通讯员投稿邮箱:1542041597@qq.com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